盛楠 王文晨:杜塞尔多夫暑期游学记

外国语学院/中德学院 外国语学院/中德学院 2017-12-04 13:20:04

81日晚我们登上了国航客机从东八区的中国飞到了东一区的德国。也许是兴奋使然,飞往杜塞的一路我都没有睡熟,迷迷糊糊,看着手表指针一格一格跳着,窗外从乌漆麻黑一片到闪着微光直至最后的通透明亮,纵横交错的马路变成了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绿。等到飞机稳稳停下,我才意识到,一个月的杜塞生活已按下了它为期30天的倒计时表。

下了飞机,适宜的气候温度让刚刚结束军训暴晒,以及杭州高温的我分外欣喜,纵使在盛夏的8月杜塞最高气温也不过30摄氏度。虽然早就对杜塞豪车满地早有耳闻,但当自己亲眼看到来接我们的大巴车是一辆带厕所的奔驰以后内心的震撼还是不可避免的,感觉一个乡巴佬进城一般。宽敞的空间,舒适的座位,大家都静静地坐在位子上,看着眼前飞驰而过的风景,内心的激动洋溢在众人的脸庞,杜塞,我们来了。

 

图片1.jpg

因为人数众多,我们被分在了三个住宿区域,我大流,住在了杜塞大学的学生宿舍。宿舍环境很好,在宿舍后面是一条长河,经常可以看到有居民沿河跑步,散步遛狗,当然偶尔也会有一波小青年在上面喝着啤酒酒,闲谈,好不惬意。

杜塞的天亮的很早,五点多点便已晨光熹微,六点必定大亮。开窗,入耳的是清脆的鸟鸣,入眼满屏绿色,然后一天忙碌的生活就要开始了,一直到晚上8点左右,天才慢慢的暗下来,九点半到十点才完全黑。说到这,就不得不说第一天到德国的时候,在外采购生活用品,当时看天色以为还早,可谁知,一看时间已经八点半了,相当冲击。

学生宿舍三个人一间,卧室独立,一床,一桌,一衣柜就是全部内容,当然相比国内四人挤在一个卧室中,这里的条件真的不要好太多,就是房间的灯光太暗,晚上不好看书。共用厨房,浴室,厕所。厨房比较特别,不同房间的配置不同,但都有灶台和冰箱,运气好可能会有烤箱,那么接下来的德国生活会轻松很多,因为德国的速冻产品真的是比国内好吃很多,有烤箱,花上个2欧就能享受一顿pizza盛宴。我们的住宿楼靠着马路,开着窗的时候会有各种奔驰,奥迪奔腾而过,有老版本,也有新的超跑,但是当你关上窗户的时候你会发现,一切都安静了,这个隔音效果真的是很棒,起码隔住宿外面的声音很棒。

宿舍附近的人都很热情,走在路上有时候都会主动和你打招呼,如果有问题,去敲邻居家的门,他们也会很热情的帮助你,在双休日,还会有许多人聚在一起开party,唱歌,跳舞,在宿舍楼后面有一块小平台,经常会有人聚在那里烧烤,唱歌到半夜。

 

图片2_副本.jpg


初来乍到的日子天天都与尴尬为伴。买面包不知道单词是英语还是德语,硬生生把英语词读成德语的,听到店员重复面包名称时才“恍然大悟”,吸取教训后的我们,就只靠肢体语言买面包。有次在超市买了绿色的蔬菜,就拿回家清炒,谁会料到,这能比药还苦。原来,沙拉就是沙拉,它是绝对不可以去炒的尤其是一眼望去长得像小青菜一样的沙拉。另外坐公交车到站前最好都要按一下stop,这样司机就会知道下一站有人要下车。于是我们乖乖按了按钮,车过了一会儿停下了,有个同行的小伙伴说到了到了,接着一拨人走到了车门边,但就不见门开,急了的我们按了好几次stop,最后不知道是谁机智地发现,原来公交车只是停在红绿灯前,我们 站。在德国买化妆品是必有的一个项目,然而在DM买护肤品,哪怕是做足了攻略出发,还是会碰到这样的情况:你找不到你想买的,在DM的货架走道里来来回回来来回回不厌其烦地寻找;你看到了你要的牌子,但是你看不懂护肤品的用途。

整顿了一天以后我们就开始正式上课了,上课教室的座位和国内差不多,都是U型排列,同学也都很热情,用德语和你打招呼,互相了解一些基本情况,老师讲话的语速很快,必须聚精会神才能领会,当然一开始大多时候也都是考猜,好在,后面慢慢适应了老师说话的频率,课程也就轻松了许多。和国内不同的是,经常会进行小组讨论,交流感想,再每组派代表上台说,有时是描述一幅图,有时是聊最近发生的新闻,不得不说,外国人的知识储备真的很强大,欧洲的新闻,政治人物以及事件都很清晰,信手拈来。

在我身边的是位俄罗斯的女生,是位老师。和她也算是有缘,好几次都和她分在一个小组。小组讨论的内容这块记忆已经模糊,似乎是SpracheGrafik)和Technik。我甚至都回忆不起我们是怎么开始聊起来的,只凭着残存的印象确信地说,每次自由组合Partner的时候她都会来和我聊聊,我们相谈甚欢。忽略语法,搭配,其实什么主题都可以是一个新的聊天话题,烹饪尤其!

靠近俄罗的一个小国家的女生,也许不该称作为女生,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我们有过一个上午的同桌经历,她听我讲述了毛泽东的那段历史,我自认为自己是在胡扯,那些文邹邹的中文无法直译,就演变成了通俗易懂的一句话概括,我不知道她听懂了多少,是否理解我的意思,但至少她给了我肯定与鼓励。 还有一回是在我做完演讲(Präsentation过后的几天她告诉我我做的演讲是她至今为止听到最好的。不论中国人听过多少阿谀奉承的吹捧,又是有多么不信这些非肺腑之言的,但在当时我的确受到了震撼,我愿意相信她是真心实意地夸我,当我与她对视时感受到的是真挚,而非复杂的情绪。紧接着是与在厕所的谈话,她用了darf ich 发文,在那一瞬间我神经都绷紧了一下。后面的问题让我哭笑不得,我只能用可爱来形容她,她问你的衣服很好看,我能知道是在哪儿买的嘛?“谢谢,我妈妈再中国给我买的,我的衣服一般都是她买的”“很漂亮,我真的很喜欢,我能理解,妈妈总是为小孩操心……”我很诧异,我居然还能记住这些细节。也许是这个女生真的真诚单纯到我无法忘记,连细节都在脑海里通通备份。

还有同桌西班牙小哥。不得不说西班牙人天生就拥有那份热情。在Tobias每日必做的新闻听力后,凡是我和他组同桌的时候,他都会耐心讲解我没听懂的新闻;他也喜欢足球,毋庸置疑他是巴塞罗那的忠实粉,那段时间巴萨两次输给皇马,这小哥都快枯萎了;他的中餐一般都是三明治,有一天他居然拿着餐后水果问要来一点吗?……哥,请问一根香蕉如何分

最强的就是一位乌克兰小哥了。对于这个学神级别的人物我只能是崇拜,崇拜,崇拜到五体投地。他可以就一个简单的话题用着他强大的动词名词化,二格,功能动词,搭配滔滔不绝上个个把钟头,在课上30分钟不喘气地论述已是常态。作为他的同班同学以及放学同路走的我,内心除了对大神的膜拜剩下的就只有对渺小的自己的怜悯了。一到自由组Partner的时候,只要看到他深邃的蓝色大眼睛,内心就是一哆嗦,哥我们能不组吗?我不仅讲不过你,还听不懂你讲的……欣慰的是这个小哥还是会怜悯我这样的米虫的,耐心倾听,放慢语速,尽管他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古今,文理皆会。强大到上天的口语加上他强大的知识背景,无疑他成了大神中的大神。

在一个月的学习中,我发现了最重要的就是胆量,你是经过分班考试进入的,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但是别人就可以很自如的聊天,你却半天憋不出一个词,就是因为不敢说,然后撑起全场的就是词汇量了,当轮到你发言的时候,大胆地说,根本不用担心语法,没有人能说得完全准确,毕竟都在学习阶段。

 

德国的交通很是方便,公交,U-BahnS-Bahn遍布了整个城市,凭借着月卡只要不走出杜塞这座城市,可以随便跳上一辆车,坐到任意一个站。当然,月卡还是要随身携带,因为不定时会有人上来查票,没有特殊情况,车一般都很空,而且每辆车都有时间点,时间精确到分,这样只需要提前用google地图查好路线,按时间点出门就好,不需要像中国一般花费大量的时间来等车,当然,有时候也会有意外,一般来说,一班车过了那个时间点5分钟还没来,这班车就不会再出现了,要等下一班了。在马路上,各种呼啸而过的奔驰,宝马,闪花人眼,,老一代的小轿车,最新的超跑遍布了整个杜塞,时常会看到老爷爷开着跑车载着一位老奶奶满街跑撒狗粮。当然,他们也很注重健康,傍晚的时候,莱茵河畔尽是一些沿河跑步,骑行锻炼身体的人,享受着健康生活。

杜塞最有名的就是Altstadt,老城。这里面遍布了上百家酒馆,在这里可以喝到最正宗的Altbier和最棒的猪肘子,也可以看到最美的莱茵河风光。在这里最让人神往的便是晚上的club,许许多多的年轻人聚在这里喝酒,嬉戏,和住宅区的安静不同,这里是夜的城市,大家都在这里狂欢,释放着白天的压力。大概一站路的距离,是Schadowstraße和国王大道,在这两个地方你可以买到基本上你能想到的所有牌子,在这之间还有一家很大的书店,里面的书籍琳琅满目,还有各种热情的服务员小姐姐会帮你找你想要的书籍。

在周日,学校会组织去周边的国家玩耍,卢森堡,比利时,荷兰,领略不一样的人文风光,品尝不一样的美食,吃的最多的当然还是华夫饼,而我和几个小伙伴,会在周六的时候自己买票坐大巴或者火车去周边的城市看看,科隆的大教堂,波恩的历史博物馆,多特蒙德的球场等等。德国的火车是很拥挤的,两层还会看到有许多人站在过道上,人们也可以买特殊的票将自己的自行车也背上火车,通向目的地。欧洲国家最多的就是博物馆和教堂,各式各样的,一般的博物馆都是不收费的,除了个别特例,比如科隆的巧克力博物馆,当然,你可以在这里吃到最新鲜的巧克力。此外我们几人还参加了Schutzenfest,整节的花车游行,表演,铜管乐的演奏,人手一杯啤酒,大家都在尽情地狂欢,还有很多男人穿着笔挺的礼服,手举插着鲜花的木枪庆祝节日。

最后,想要夸奖一下德国的交通,不仅便利,而且无论什么司机,在没有红绿灯的情况下,只要看到行人要通过,哪怕他才刚刚起步也会停下来让你先过,甚至听不到路上有鸣喇叭的声音。此外还想吐槽一句,德国人的饭量实在是太大了,什么餐点都是满满的一大盘,根本吃不完。


    附件: